南宁之光 阴中仙子

站街不用安全套 从良理由找不到

山河旧梦(恺彦番外)

玉手织天衣,冰心舞倾城
扬州城瘦西湖旁有一处风雅之地。
楼台林立依水而建,名为七秀坊。坊中多女子,个个通文理知歌赋善舞亦善武。
周恺漫步在秀坊的后山中。此时正值阳春三月,漫山桃花开遍,落英缤纷,煞是好看。忽然听闻桃林深处有人抚琴一阵流泉跳珠,似是松风相合。周恺对此曲了如于心,乃是一首《凤求凰,便生了好奇心上前一探。
桃林深处有一眼山泉潺潺流出,泉边建有一矮亭。亭里坐着一位清瘦少年,明眸皓齿,面若桃花。双手在七弦上翻飞 那少年看了周恺前来,十指一顿,转而将琴推开。低头不言
“阁下弹的可是当年司马相如所作的《凤求凰》一曲?”
少年低头细声答道,“正是,师兄也爱抚琴?”
周恺笑到“琴曲可印弹者之心可安神也可遇知音,甚是喜欢。”
那少年脸颊微红,十指再动,好似从千山万壑中溪涧流泻,正是一曲《流水》。听着这阵宫山商水,周恺看着少年的脸也动摇魂魄。当真应了门中先生多讲的那句话 有美人兮 见之不忘。
“在下赵钊彦,七秀楚秀弟子。”
“秀坊也有男儿?”
“师兄见怪了 坊中多姐姐娘娘,但也有一二和我一样的男子。”
少年回顾一笑 抱着琴走在前面。
忽地春风一拂,有桃花飘落,春风盈了少年满袖,落在周恺眼里比七秀其他女子都要美艳动人。
他想,大概是动了春心。
“你呢?”
“你又是谁?”
少年回头一盼

再次见到赵钊彦,周恺格外的狼狈。
在龙门荒漠中中了马贼的埋伏,浑身刀伤。
赵钊彦就那样出现,像是从天而降,快如闪电 ,舞动着一对镌刻着桃花的双剑。刮起一阵风沙,剑光四溢,剑影留痕。瞬间斩落了几个马贼的首级。
“彦彦!”周恺惊喜的喊出声“你怎么来了!”
少年击退剩余的马贼转身一双明眸看着他,兜帽下的丝发被风吹的凌乱,却掩不住少年的笑颜。
“啊?”
“你怎么到了龙门,从江南到漠北 。这得多少里路啊!”
“我跟着你来的 。”
“啊?”
“那日我在扬州撞见你,也不知怎么的一时兴起就跟着来了。”少年狡黠一笑 ,帮着周恺翻身上马
得...得...得...
荒寂的龙门大漠,黄沙飞扬,一个面含笑意的少年牵着一匹驮着自己中意的人的骏马踏上归途。

赵钊彦让周恺脱了上衣替他上药。
纤细的手指轻抚过周恺结实的背肌,赵钊彦迷了心神。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周恺背上已经结疤的刀伤。周恺一个激灵。
“彦彦别闹,我们...”
“我们心意相通,不是吗?”
赵钊彦坐到周恺正面,抱着他的头,一口气吐在周恺的耳根。
“你不想要吗?”
周恺面色一红“这,这不合礼术!”
赵钊彦的神色一黯“坊主姐姐不曾与我说过什么礼术,她只告诉我:若是遇的了自己喜欢的,合该去追。姐姐说过,七秀门下,当心若冰清,纵千湖覆海,亦当波澜不惊。可是我一见你就内心不能平静!你看,我都从扬州跟着你到了龙门,这么多里路。你,你要我吗?”
烛火照映下的赵钊彦越发美艳撩人,时刻挑动着周恺脑内那根名为理智的弦。
他推开赵钊彦,穿上上衣。“彦彦,我想我们今晚还是不要在一起的好。”
“好,我等你。”
赵钊彦笑看着周恺头也不回的推门出去,摸了摸脸上的泪
。房间外的客栈依旧喧闹不休,可这一切与他都无关,他中意的人不要他。
他可以等。
他还年轻。
未来还有万千种可能。
毕竟,来日方长。

第二日周恺没有找到赵钊彦,他留了书信,直接回了扬州。
得...得...得...
漫漫黄沙,瘦马驮着少年一步步走回江南,就像来时一样。回到江南又是一片春色,会有杨柳、桃花、山泉、古琴。只可惜,春风十里都不如周恺。
都不如他。

“周恺!”
“彦。彦彦!”
面前的人身子已经长开成了一位磊落的成年男子但脸上还能看见少年般的稚气。
“你怎么也来太原了?”
“是啊,家国有难,匹夫有责!我也随坊中姐姐们一起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前方战事吃紧,彦彦你一定要千万小心!”
“我知道啦!这些年不见我也能独当一面了。你还记得当年在龙门还是我救了你哩!”
周恺面色一红“如此就好。”拍拍赵钊彦的肩,转身去了别处。

“为什么?”赵钊彦怒气冲冲的找到周恺。
“你不让我跟着?莫不是嫌我碍手碍脚?”
“不是的彦彦,听我说!前方探子回报,今夜狼牙军会集结大军突袭朝曦门。城中守军人手不足,我想你留下来帮忙守城。”
“可是...!”
“够了!”周恺捧着赵钊彦的脸吻了上去,双唇触碰的感觉让他快忘了他们还站在城楼上,忘了世俗礼教,忘了他们还处在战火纷乱的时代。
“今夜奇袭史思明大营很是凶险,我想要你好好的!明白吗?彦彦。”周恺盯着赵钊彦的眼睛,这次换他来好好看着他。
赵钊彦咬着下唇“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你又不要我了,
没事儿,等你凯旋。
我等你回来。”

一番艰难的鏖战,终于等到了援军到来。狼牙军见朝曦门久攻不下而自家大营失火,就放弃了攻势如潮水般退去。
赵钊彦靠着城墙,狠狠的拔出插在肩上的一支利箭,大口喘息。这就是战争,坑洼的城墙,遍地的伏尸,还有痛失亲友尖锐的哭喊,也有劫后余生击退敌军的喜庆呐喊。如海涛一样汹涌而来,他想到了周恺,他在哪儿?他怎么样了?
他还没等到周恺回来。
天亮了...
赵钊彦努力撑起身体,他好像看见了一对残缺的人马缓慢前行而来...
周恺,我等到你了...
赵钊彦笑着闭上了眼睛。


上课无聊撸了一个小段子,正文八字没有一撇就在写番外了,真是蠢事做尽!!!
文笔不好,各位将就着吃吧。这对cp会在正文里有更多的展开。至于酷盖的身份会在正文里透露线索,啾咪。
龙门那段有些模仿《白马啸西风》,很喜欢的一部小说,但是自己没那个文笔,写的简直就是个四不像。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