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之光 阴中仙子

站街不用安全套 从良理由找不到

山河故梦(引子)

“许昕!”方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摸了一下额上密布的细汗。
他又梦见许昕了,梦里许昕还是一副年少的模样。一袭淡蓝色的道袍,束着一根绣有纯阳宫标志的发带。他就那样,迎风而立站在白雪皑皑的论剑峰边崖上,抱着雪名笑看着方博说:“博儿,过来,让我抱抱你。”方博很想跑过去一把抱住他,怕他再次像太极广场上积雪,老君殿前的轻烟,眨眼间就不见了。可是他再怎么努力,他也够不着,只能看着许昕离他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影子,那个影子纵身跃下论剑台,身姿展开像一个一意孤行的孤鹤离方博渐行渐远。
方博做了旧梦又睡不着,恰巧听着屏风后面一声轻轻的呢喃,便起身披上大氅过去察看一番,一个白净的小孩睡在榻上,紧紧裹着薄被,只怕是做了噩梦。
这小孩是方博当年在雁门关外捡到的,无家可归的小孩孤苦伶仃在雪地里拎着一把柴刀与一群野狼对峙,还好方博当时及时路过救下了小孩,将他带回青岩万花收他为徒。方博至今难忘那时小孩眼里透露的坚韧不屈与血性,这让方博想到了自己。
方博坐下来轻轻抚平小孩因为害怕而紧皱的眉头,小孩突然握住方博的手睁开眼睛对着方博说:“师傅,我。我做噩梦了,我又梦见我爹娘了。”小孩嗓音糯糯的甚是让人可怜,方博笑着掐了掐小孩略带肥嫩的脸“莫怕胖儿,师傅在呢,别怕。”他轻轻的说,顺带着理好小孩乱踢散的被褥,盖好他的胸口,手中的蒲扇一下一下轻扇着。“师傅怎么来了?”小孩轻声细问道,“师傅也做噩梦了,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位故人。”“故人?是那个江湖上传言很久的孤松真人吗?”小孩扑扇着睫毛好奇的看着方博,方博闻言放下了蒲扇道“是啊,是他。。”他沉吟片刻“胖儿,想听个故事吗?”
“什么故事呀?“
“一个关于江湖和离别的故事。”

评论(1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