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之光 阴中仙子

站街不用安全套 从良理由找不到

指名点姓请姜嫩太太去世!否则先死一百三十个妈再来和我们仙女们撕逼 靴靴
我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狗婊柱 真素惹人讨厌厚

“许昕”侠士在万花谷对“方博”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情深不寿】!此向天下宣告:“许昕”与“方博”从此相忘江湖。凡为情缘之因,皆系前世三生结缘,始有今生之遇。若情不合,比是怨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友,各还本道。愿彼此相离之后,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他朝江湖再会,笑泯恩愁!
在贴吧看到的一个烟花梗
我可能有毒 饭锅爆炸了吧

山河旧梦(恺彦番外)

玉手织天衣,冰心舞倾城
扬州城瘦西湖旁有一处风雅之地。
楼台林立依水而建,名为七秀坊。坊中多女子,个个通文理知歌赋善舞亦善武。
周恺漫步在秀坊的后山中。此时正值阳春三月,漫山桃花开遍,落英缤纷,煞是好看。忽然听闻桃林深处有人抚琴一阵流泉跳珠,似是松风相合。周恺对此曲了如于心,乃是一首《凤求凰,便生了好奇心上前一探。
桃林深处有一眼山泉潺潺流出,泉边建有一矮亭。亭里坐着一位清瘦少年,明眸皓齿,面若桃花。双手在七弦上翻飞 那少年看了周恺前来,十指一顿,转而将琴推开。低头不言
“阁下弹的可是当年司马相如所作的《凤求凰》一曲?”
少年低头细声答道,“正是,师兄也爱抚琴?”
周恺笑到“琴曲可印弹者之心可安神也可遇知音,甚是喜欢。”
那少年脸颊微红,十指再动,好似从千山万壑中溪涧流泻,正是一曲《流水》。听着这阵宫山商水,周恺看着少年的脸也动摇魂魄。当真应了门中先生多讲的那句话 有美人兮 见之不忘。
“在下赵钊彦,七秀楚秀弟子。”
“秀坊也有男儿?”
“师兄见怪了 坊中多姐姐娘娘,但也有一二和我一样的男子。”
少年回顾一笑 抱着琴走在前面。
忽地春风一拂,有桃花飘落,春风盈了少年满袖,落在周恺眼里比七秀其他女子都要美艳动人。
他想,大概是动了春心。
“你呢?”
“你又是谁?”
少年回头一盼

再次见到赵钊彦,周恺格外的狼狈。
在龙门荒漠中中了马贼的埋伏,浑身刀伤。
赵钊彦就那样出现,像是从天而降,快如闪电 ,舞动着一对镌刻着桃花的双剑。刮起一阵风沙,剑光四溢,剑影留痕。瞬间斩落了几个马贼的首级。
“彦彦!”周恺惊喜的喊出声“你怎么来了!”
少年击退剩余的马贼转身一双明眸看着他,兜帽下的丝发被风吹的凌乱,却掩不住少年的笑颜。
“啊?”
“你怎么到了龙门,从江南到漠北 。这得多少里路啊!”
“我跟着你来的 。”
“啊?”
“那日我在扬州撞见你,也不知怎么的一时兴起就跟着来了。”少年狡黠一笑 ,帮着周恺翻身上马
得...得...得...
荒寂的龙门大漠,黄沙飞扬,一个面含笑意的少年牵着一匹驮着自己中意的人的骏马踏上归途。

赵钊彦让周恺脱了上衣替他上药。
纤细的手指轻抚过周恺结实的背肌,赵钊彦迷了心神。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周恺背上已经结疤的刀伤。周恺一个激灵。
“彦彦别闹,我们...”
“我们心意相通,不是吗?”
赵钊彦坐到周恺正面,抱着他的头,一口气吐在周恺的耳根。
“你不想要吗?”
周恺面色一红“这,这不合礼术!”
赵钊彦的神色一黯“坊主姐姐不曾与我说过什么礼术,她只告诉我:若是遇的了自己喜欢的,合该去追。姐姐说过,七秀门下,当心若冰清,纵千湖覆海,亦当波澜不惊。可是我一见你就内心不能平静!你看,我都从扬州跟着你到了龙门,这么多里路。你,你要我吗?”
烛火照映下的赵钊彦越发美艳撩人,时刻挑动着周恺脑内那根名为理智的弦。
他推开赵钊彦,穿上上衣。“彦彦,我想我们今晚还是不要在一起的好。”
“好,我等你。”
赵钊彦笑看着周恺头也不回的推门出去,摸了摸脸上的泪
。房间外的客栈依旧喧闹不休,可这一切与他都无关,他中意的人不要他。
他可以等。
他还年轻。
未来还有万千种可能。
毕竟,来日方长。

第二日周恺没有找到赵钊彦,他留了书信,直接回了扬州。
得...得...得...
漫漫黄沙,瘦马驮着少年一步步走回江南,就像来时一样。回到江南又是一片春色,会有杨柳、桃花、山泉、古琴。只可惜,春风十里都不如周恺。
都不如他。

“周恺!”
“彦。彦彦!”
面前的人身子已经长开成了一位磊落的成年男子但脸上还能看见少年般的稚气。
“你怎么也来太原了?”
“是啊,家国有难,匹夫有责!我也随坊中姐姐们一起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前方战事吃紧,彦彦你一定要千万小心!”
“我知道啦!这些年不见我也能独当一面了。你还记得当年在龙门还是我救了你哩!”
周恺面色一红“如此就好。”拍拍赵钊彦的肩,转身去了别处。

“为什么?”赵钊彦怒气冲冲的找到周恺。
“你不让我跟着?莫不是嫌我碍手碍脚?”
“不是的彦彦,听我说!前方探子回报,今夜狼牙军会集结大军突袭朝曦门。城中守军人手不足,我想你留下来帮忙守城。”
“可是...!”
“够了!”周恺捧着赵钊彦的脸吻了上去,双唇触碰的感觉让他快忘了他们还站在城楼上,忘了世俗礼教,忘了他们还处在战火纷乱的时代。
“今夜奇袭史思明大营很是凶险,我想要你好好的!明白吗?彦彦。”周恺盯着赵钊彦的眼睛,这次换他来好好看着他。
赵钊彦咬着下唇“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你又不要我了,
没事儿,等你凯旋。
我等你回来。”

一番艰难的鏖战,终于等到了援军到来。狼牙军见朝曦门久攻不下而自家大营失火,就放弃了攻势如潮水般退去。
赵钊彦靠着城墙,狠狠的拔出插在肩上的一支利箭,大口喘息。这就是战争,坑洼的城墙,遍地的伏尸,还有痛失亲友尖锐的哭喊,也有劫后余生击退敌军的喜庆呐喊。如海涛一样汹涌而来,他想到了周恺,他在哪儿?他怎么样了?
他还没等到周恺回来。
天亮了...
赵钊彦努力撑起身体,他好像看见了一对残缺的人马缓慢前行而来...
周恺,我等到你了...
赵钊彦笑着闭上了眼睛。


上课无聊撸了一个小段子,正文八字没有一撇就在写番外了,真是蠢事做尽!!!
文笔不好,各位将就着吃吧。这对cp会在正文里有更多的展开。至于酷盖的身份会在正文里透露线索,啾咪。
龙门那段有些模仿《白马啸西风》,很喜欢的一部小说,但是自己没那个文笔,写的简直就是个四不像。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山河旧梦(一【下】)

“没想到你这下里流气的模样竟然是纯阳宫秦道长的高徒哦?”方博看重许昕毫不客气端起桌上的茶碗囵吞咽下翻了个白眼。
“许仙长也是前去洛阳?正好我们同路,相互也好有个照应。不过刚才那三人为何要找你麻烦?”方博的师兄亲切的问道。
许昕喝完一碗又拿起茶壶给自己满上,又抓起茶点塞进嘴里,毫不顾形象的用袖子揩了揩嘴角的碎渣:“多谢多谢,我已经两天没进过水谷了。咳.咳。”方博白眼都快翻到十二楼上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丐帮弟子该用剑了呢,
“你可慢点儿吧。这儿可没人和你抢。”方博好心用力拍了拍许昕的后背,许昕咳的更剧烈了“你,你轻点儿。哦,他们啊...是我前几日在洛道遇见的几个山贼,被我撞见坏了他们的好事儿,竟一路追我到此,好在有二位帮忙。许昕在此谢过!”许昕咽下嘴里的食物再次拜谢“哎,第一次下山,不仅被偷了钱袋还遇上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方博听到此言突然笑了,许昕看着方博的眼角,感觉在里面看见了少时在空雾峰顶看见的星空。
“走吧,时候也不早了。现在动身还能在城门关闭前到达洛阳。”
许昕一路上看着方博的脸,总是忍不住的想逗他,少年啦,像飞一样。神采飞扬,整个路途上也不孤单了,好似让初雪也融化,提早带来了春天。
很快就到达了洛阳城门,许昕要去城内的道馆借宿落脚找到师姐交差,而方博要随自家师兄去探访旧友。两人分别在临。
“呐,小圆脸儿,后会有期,以后若是有空记得来华山找我玩哦!”
“叫,叫谁小圆脸呢。我有名字的,我叫方博!”
许昕摸了摸身上却尴尬的发现除了一把剑和贴身放置的书信别无他物,许昕当即取下背上的剑,解下剑穗递给方博。“留作纪念吧,方博儿。以后到华山来再还我就是了。”
说罢也不管方博作何反应转身就要走,少年认为的江湖是不惧别离的。来日方长,总有机会再见!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论一个不会写文的人强行写文是怎样的尴尬
如果辣到你们眼睛了请一定要告诉我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山河故梦(一【中】)

山河故梦(一【中】)
博儿要出场了厚
正直初冬,方博紧紧裹着自己的大氅抱着店家满上的热茶暖手“再有半日路途就能到达东都洛阳了,到时我们先去城中 再去天策府吧。”“行。一切听师兄安排。”方博漫不经心地答复着,他本不想来的,但是师父说过,医者当行四方,做个行者才能更好的提升医术。于是容不得方博反抗就将他丢出谷和师兄一起走山河。
方博正在神游突然听到茶肆外面一整喧闹,似乎还有刀剑相抵的叮咛声,不经奇怪起来此间茶肆的老板娘赵云睿据师兄说是一位隐退多年的老江湖,寻常人等是不敢在她面前招惹是非的,不知外面是什么人敢这么放肆。想罢就跑出茶肆去看热闹,师兄也不拦着只顾摇头“哎,到底还是少年心性。”
肆外一个蓝袍少年正与三名中年男子交战,打的道上尘土飞扬,但也挡不住方博注意到少年上扬的眉角和姣好的面容。
少年以一敌三不落下风,剑法中正大气,剑气四溢一看便知出自名门正派。但挡不住那三名男子招数狠戾,且多用的是江湖上为人所不齿的下流招数,招招致命。几个回合下来少年体力有所不支,之前严密的防范也渐漏破绽,对手暗喜,趁少年出剑难以回防时,提刀全力劈向少年左臂。少年心惊,这一刀看来是逃不过了,有愧恩师啊,少年任命的闭上眼睛却听“当啷”一声,那刀被一颈力弹开,少年顺势后跃跳出战圈。
“休要放肆!”一旁的方博大声呵斥,少年一看方博便喜了,圆圆的脸白净的皮肤一看尽不知他内力几何,尽只用一根银针抵挡了那汉子的全力一击。明明害怕的手都在抖却还强行冷下面来帮自己出头,许昕当时就觉得江湖上竟还有这样可爱的小圆脸子。
茶肆中的师兄也怕自家小师弟出事,大袖一甩,当中的汉子运气接过一看大惊失色,当下带着自己的两名属下撤退,走之前还不忘狠狠的瞪了许昕一眼。
“要是没事的话,少侠可愿意坐下来喝口茶再走?也好看看你有没有受伤。”方博跑过去拉扯着许昕的衣服说,许昕不慌不忙收好剑背在背上看到方博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突然想逗逗他,“那就谢过小兄弟的救命之恩了,不如在下以身相许可好?”
“你。你这人,我好心救你,你却拿我打趣,看来是我走眼了。”方博气鼓鼓的转身就进了茶肆“诶!你别走啊,你才说要请我吃茶呢!怎么这般不讲信用!再说,我还不知道小兄弟你的名号呢!再下许昕!华山纯阳仙宫冲虚弟子!”许昕对着方博圆圆的后脑勺喊着,突然正色道,看方博回头做了一揖。
方博回头看他这样正式,眨了眨眼,想他也不是什么坏人“进来吧,我叫方博。出自青岩万花。许昕你可不准再拿我打趣了!不然有的好受!”



二更厚,虽然不怎么好看,依旧短小。
但还是希望收到姐妹们的评价厚
等博儿和许昕结伴去了洛阳就能解锁第三个人物了,东都哈士奇龙队厚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山河故梦(一【上】)


许昕是闲不住的。
他太闹腾了,这是纯阳众人对许昕的评价。
“倒也是有灵性。”于睿端着拂尘站在太极广场旁看着场上许昕与自己门下弟子的切磋笑着开口道。
“哼,就是不爱把心思放在经论上。整日嘻嘻哈哈哪像个样子。”一旁的冲虚真人秦志戬道。“那是师兄对他要求太高了吧。”
场上许昕脚下生风,踏着北斗星罡步游刃有余地躲闪着对手的剑招,十招过后,许昕手中的剑突然出击 ,霎时间战局扭转,许昕剑光如影,一招化三才直取对手命门。同门切磋点到为止 许昕及时收剑 对着对手抱拳作揖。“刚刚多有得罪,还望师弟见谅。”许昕咧嘴笑着说,“无妨,是许师兄艺高一筹。小弟甘拜下风。”
许昕下场后嬉笑的对着冲虚真人道:“怎么样?师父,徒儿我厉害吧。”“自然厉害,你看你一天没个正形。要是真的厉害赶紧去把昨儿个落下的黄庭经抄一遍。”秦志戬轻弹了一下自家徒儿的脑门无奈笑说“哦?抄经文?不如让师侄来我那云鹤斋吧,我那儿倒是有些典籍需要整理,正愁无人帮忙呢。”一旁路过的灵虚子上官博玉打趣道 “不过我这儿倒是有一份差事可以免你师父罚你,不知师侄愿不愿意?”“什么差事!?能下山吗?”许昕听闻可以下山,两眼立马放光。“去洛阳替我送一书信给你一师姐随便督促她早日回山 。你可愿意?”
许昕虽然跳脱,但他的世界仅仅局限于华山五峰,他对山下的世界一无所知却十分向往。他问过很多师兄,山下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有人说,是江湖。那江湖又是个什么样子?江湖,那里总是充满着生死离别。
许昕就这样抱着剑痴痴地听师兄们讲他们的见闻。师兄们偶尔被缠的烦了也会怂恿许昕自己去山下历练一番。到时入眼的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千般景色,别人说的不算,总得你自己去看。
许昕这是总耷拉着眼角哭兮兮地说 :“师兄你也是知道的,我师父他,他总不让我去。”
许昕听到这次有个机会能下山去,无论如何也要把握住。站在一旁不住的给自家师父使眼色。正好于睿也在一旁搭腔“恰巧过几日门内要举行冬至祭典,门中人手颇有不足。许师侄又不喜那种场面,此任于他在适合不过了。师兄不如让他试试吧。”冲虚真人叹气一口,手中拂尘一甩,“也罢.这小子是管不住的。教你这次下山去吃点儿苦头也省的每日在我耳边叨念,烦的紧。不过许昕,此次你前去洛阳,切记谨言慎行,可不能堕了师门名号!今晚回去好好准备准备 明日便出发吧。 可听清了!?”
许昕大喜,连连对着三位师长道谢不已。
他欢快的跑过太极广场。少年纤细的骨骼隐藏在宽大的袍服一下,广袖兜着风像是要飞起的候鸟,义无反顾的扎进梦寐以求的世界。


憋了好久也就写成这样样子,总是达不到我想要的感觉。感觉自己真是个不努力的girl,更新的速度还慢,我也想自己的鸡爪子划快一点厚😭各位姐妹将就着看吧,我以后一定努力煮的饭香四溢,才能不辜负我的ID🌚
本章博儿没出场,下一章就会出来了,有没有好姐妹能不嫌弃我和我一起讨论下脑洞的吗?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觉得应该适可而止
我家蒸煮是小可爱可是我是个荡妇惹
到时候撕起来小心把你逼撕烂
来啊 姐妹互扯头花谁怕谁
吸吸 啾咪
待我补个唇蜜 小嘴轻启
撒and撒 踢弟弟 吸入淋逼惹
蝶姐们 我亲爱的你们大事不妙惹

九转归一一套剑法舞罢,许昕小心翼翼的收好雪名对着站在一旁的方博咧嘴一笑,整个人都在寒风中舒展开来。
他踏步而来,带着空谷里的冷风似乎夹杂着华山的飞雪,还有,还有许昕独特的味道,扑面而来。
“博儿,和我回华山吧。”
“博儿,你想去龙门吗?那里有广袤的沙漠和仁慈的绿洲。或者是巴陵,我知道有一处桃花繁茂无人的地方,到时候只有我们两人,你想去吗?”
“博儿,和我走吧。”
“方博,我中意你!”

煮了一小碗夜宵就看见小可爱双打出局了!?我不能接受!!!
算了,这个祖宗!!!接下来请努力加油吧!吸吸
我还是去煮饭吧 争取给各位妹妹们煮一个满汉全席出来惹 啾咪

山河故梦(引子)

“许昕!”方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摸了一下额上密布的细汗。
他又梦见许昕了,梦里许昕还是一副年少的模样。一袭淡蓝色的道袍,束着一根绣有纯阳宫标志的发带。他就那样,迎风而立站在白雪皑皑的论剑峰边崖上,抱着雪名笑看着方博说:“博儿,过来,让我抱抱你。”方博很想跑过去一把抱住他,怕他再次像太极广场上积雪,老君殿前的轻烟,眨眼间就不见了。可是他再怎么努力,他也够不着,只能看着许昕离他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影子,那个影子纵身跃下论剑台,身姿展开像一个一意孤行的孤鹤离方博渐行渐远。
方博做了旧梦又睡不着,恰巧听着屏风后面一声轻轻的呢喃,便起身披上大氅过去察看一番,一个白净的小孩睡在榻上,紧紧裹着薄被,只怕是做了噩梦。
这小孩是方博当年在雁门关外捡到的,无家可归的小孩孤苦伶仃在雪地里拎着一把柴刀与一群野狼对峙,还好方博当时及时路过救下了小孩,将他带回青岩万花收他为徒。方博至今难忘那时小孩眼里透露的坚韧不屈与血性,这让方博想到了自己。
方博坐下来轻轻抚平小孩因为害怕而紧皱的眉头,小孩突然握住方博的手睁开眼睛对着方博说:“师傅,我。我做噩梦了,我又梦见我爹娘了。”小孩嗓音糯糯的甚是让人可怜,方博笑着掐了掐小孩略带肥嫩的脸“莫怕胖儿,师傅在呢,别怕。”他轻轻的说,顺带着理好小孩乱踢散的被褥,盖好他的胸口,手中的蒲扇一下一下轻扇着。“师傅怎么来了?”小孩轻声细问道,“师傅也做噩梦了,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位故人。”“故人?是那个江湖上传言很久的孤松真人吗?”小孩扑扇着睫毛好奇的看着方博,方博闻言放下了蒲扇道“是啊,是他。。”他沉吟片刻“胖儿,想听个故事吗?”
“什么故事呀?“
“一个关于江湖和离别的故事。”